波哥说金融

人民币破“7”关键时刻,如何才能保住钱袋子

波哥说金融 http://lcsss.cn 2018-08-04 09:20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破7”?市场的敏感神经被再度刺激,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自4月初的6.27一路贬至8月初的6.88,贬幅逾9.7%。这意味着你现在换一万美元较四个月前要多花逾6000元人民币、海外采购时,要多支付近10%的人民币;若外贸企

人民币破“7”关键时刻,如何才能保住钱袋子


“破7”?市场的敏感神经被再度刺激,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自4月初的6.27一路贬至8月初的6.88,贬幅逾9.7%。

这意味着你现在换一万美元较四个月前要多花逾6000元人民币、海外采购时,要多支付近10%的人民币;若外贸企业未锁定汇率风险,则敞口损失近10%。

云核变量金融董事总经理刘夏说,今年4月,美元开始大幅升值,今年美联储还将加息两次,美元还会继续升值。那么,人民币贬值也只能说是刚刚开始……

不过,8月2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结束4连贬,调升351个基点,报6.7942;但在岸人民币(CNY)跌破6.84,离岸人民币(CNH)兑美元跌破6.86。次日,CNH日内连破6.88、6.89、6.90、6.91关口。

如果用“跌跌不休”描述四个月人民币即期汇率的表现并不为过,莫非“贬值预期”又起?也许未必。外汇掉期市场似乎是另一番景致。近日人民币远期贴水行情昭示人民币看升。

“相信决策层希望让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目前即使市场情绪偏空,有贬值压力,但1年远期NDF走势显示人民币并无贬值预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说,“目前该溢价为0.2%,2016年年底人民币贬值预期较强时,其溢价曾高达4%-5%。”

而预期管理几成当下决策层的重中之重。“管控和引导好市场预期是当下的关键,一旦预期失控,将大大挤压央行的政策空间!”一位央行接近人士说。

8月3日晚7:00,央行官网发文,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8年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此举昭示人民币空头的交易成本将会被抬升。消息甫出,CNY、CNH应声上涨。

央行参事盛松成对经济观察报说,实际情况是,中美都不希望人民币大幅贬值;亦不存在所谓的均衡汇率——这是个事后的概念。近两年持续研究和分析判断汇率走势的他认为,目前人民币不会破“7”,因其是一个心理关口。

一位西南上市企业的财务总监感叹人民币贬值速度之快,企业甚至来不及反应。正纠结是否该做“锁汇”,进行套期保值,但其又担心高位被套。

大华银行(中国)环球金融部主管杨瑞琪告诉经济观察报,人民币贬值对出口企业相对有利,企业可运用银行提供的外汇套期保值工具,例如外汇远期交易,外汇期权和结构性产品帮助企业来锁定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从而锁定人民币收益。

现在,于市场主体而言,不管是企业、金融机构还是个人,个中滋味难以言表,或忧或喜;关键在于,其钱袋子该如何求稳不“瘪”?

破“7”之虞

就在8月1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84关口,较早间高位回落近400点,报6.8402。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报6.8255,试探6.83关口。2日,CNY、CNH分别跌破6.84、6.86关口;3日,CNY、CNH分别再破6.89、6.90关口,距“7”仅一线之隔。之前的一次是在7月19日,在岸人民币下跌超400点,离岸人民币跌破6.8。

刘夏认为,2018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明显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即年初到4月中,美元贬值而人民币跟随性的相应升值。

第二阶段:4月中旬至5月底,美元升值,人民币随之相应贬值。但两者的幅度并不一致,这一阶段美元的升值幅度达6.2%,明显大于人民币的贬值幅度1.7%。

第三阶段:6月初至8月3日,美元大致稳定而人民币加速贬值,尤其是6月中旬之后—个月内,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从6.4贬值到6.83,贬值幅度达6.7%。“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的加速贬值,促发因素是央行不跟随美联储加息,而催化剂则是中美贸易战下对中国经济悲观预期有所增加。美元走强可以解释绝大部分人民币的贬值。”刘夏说。

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寰分析,人民币中间价定价未明显偏离市场预期。中美贸易摩擦升温,提升了外围环境的不确定性,企业信心受到一定影响。今年一季度经常账户录得历史第二个、也是最大一个季度逆差,为341亿美元,市场对中国出口的忧虑和国际收支变化使人民币走弱。

鄂志寰亦注意到,7月份以来美元指数有所回调,但人民币继续走弱,这与中美货币政策分化加大有关。加之,近日央行通过实施定向降准、超额续作MLF、给予商业银行中长期资金以鼓励其增配低评级信用债等措施,释放超过1.4万亿的流动性,使得中长期资金利率较年初显著回落近100点。在美联储加息如期推进的背景下,市场对央行货币政策边际趋松的共识亦是人民币走弱的原因之一。

一位资金外汇交易人士称,此轮贬值,是境内外市场因素的综合反映,并非央行刻意引导,可以看作央行对汇率波动弹性容忍度增加,长期来看,上下的波动幅度还会进一步加大。当然,央行是否有具体的点位控制,一定程度上会受美元指数的影响。

有别过往,这次似乎市场与央妈都在试探彼此对汇率风险的承受度。或许,此前被央妈“打爆”的余悸尚在,人民币空头变得颇为谨慎,其持有的头寸不敢太大。市场相信,必要之时,央妈该出手时会出手,而且那种“干预”未必动辄需要使用外汇储备。

央妈的必要之时是哪个点位呢?盛松成相信人民币目前不会破“7”。这个心理关口不易穿破。

盛松成认为,汇率贬值会带来很多问题。一是资本外流压力增大,还有损大国形象,更加容易使贸易摩擦升级。二是净出口对我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已十分有限。2017年,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和净出口分别拉动GDP增速4.1个、2.2个和0.6个百分点,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并不高,没有必要通过贬值促进出口来拉动经济。“通过贬值促进出口的做法是得不偿失的,虽然短期内有可能获得价格优势,但不利于企业提高产品质量、提升核心竞争力。”盛松成说。

还记得那一年的人民币破“7“时刻吗?

2016年12月29日那天,人民币兑美元中间报6.9497,但就在12月28日晚间,市场预演了7时代场景,当晚彭博提供的报价显示,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了“7”。就此,央妈在第一时间声明:称有个别不负责任的媒体报道“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突破7整数位心理关口”,对此行为表示谴责,并保留进一步追究责任的权利。

与其说央妈怒了,不如说央妈传递了一个保“7”的隐秘信号。

现在呢?7月31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虽未提及汇率,但首提“六稳”。诸如: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细品这“六稳”均与汇率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联性。不妨倒着看,稳预期,稳预期不只是经济层面,更有市场的信心层面。

彭博经济学家陈世渊认为,政治局会议要求稳定金融,未提及人民币汇率,说明决策者对人民币汇率暂时持有开放的态度。而且提及的稳外贸,恰好是市场推动汇率走低后的附带结果。“未来汇率应该会继续比较自由波动,但是较大的波动,比如低于7/美元,可能会引起政策的重视。”陈世渊说。

那么,“7”是否为央行的干预点位呢?对此,管涛没直接回答。他说,相信央行会做沙盘推演,测试容忍度多少,可以承担什么后果。但过去一段时间,人民币中间价没有干预的痕迹,基本遵守了中间价公式。上一轮的人民币汇率贬值考验证明央行有能力、有条件“维稳”。更何况,央行工具箱里有很多工具,且掌握高频数据;吃过亏的人民币空头可能不敢轻举妄动。

无形之“手”渐趋透明

毕竟,此时非彼时。市场主体、决策层对风险的容忍度在提升;包括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亦渐趋明了。这大概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当无形之“手”渐趋透明之时。

得益于过往的教训及较显性的机制,一位资深外汇顾问说,这一轮的震动,其实并不像上次那样大,社会企业各界对波动逐渐适应,企业的风险防范意识有所提升,但具体的科学管理和规划还有待提高。

市场变得越来越“透明”,如果你洞悉人民币中间价汇率形成机制,不难及时掌握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动态。

值得一提的是,8月2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结束4连贬,调升351个基点,报6.7942。而前一交易日中间价报6.8293,16:30收盘价报6.7948。

依据新的汇率定制形成机制,从“收盘价+一篮子货币”可以看出,前一日收盘价6.7948与次日的中间价6.7982颇为一致。

华创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张瑜说,政策层面自2016年6月份开始,强调维持一篮子货币稳定,该机制亦由此正式运行。因此,如果外盘发生变动,要维持一篮子稳定,则中间价要足够有弹性;换言之,美元升值人民币就贬值,美元贬值人民币就升值。

事实上,据鄂志寰观察,尽管近期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加大,但市场并未出现明显的恐慌情绪。近年人民币汇率经历了一个完整的调整周期,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及汇率政策更加了解,市场可以通过人民币外汇对冲产品及衍生产品等工具来平衡汇率波动的风险。

“由于内地外汇市场及衍生品发展较境外有差距,未来离岸市场将成为对冲人民币汇率风险的主要市场,相关产品交易量将加快增长。”她说。

不过,在陈世渊看来,央行有可能会控制汇率节奏。直觉管理层目前尚未确定汇率未来走向,但思路肯定和过去不一样。“我不觉得6.8是个实质性阻力点位,美元目前较平稳,人民币现在是个比较好的自由浮动时机。”

陈世渊认为,这轮贬值的大背景,是管理层明显更加重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以及经济中的泡沫问题。对于汇率,今年以来几次表态加快汇改,让浮动的汇率反映经济基本面变化,从而起到防范外来冲击的第一重屏障作用。

其次是贸易战风险加剧,是触发人民币贬值的主要原因。贸易战会使出口受损,经济基本面恶化,人民币汇率因此有自发调整的需要。再者,人民币汇率波动,并没有引起较大资本外流和外汇储备大幅度变化。“综合这几个因素,长期汇改和短期经济变化指向同一个方向,人民币汇率因此波动加大。央行基本没有干预市场决定的汇率方向。”陈世渊说。

鄂志寰告诉经济观察报,中美贸易战具有长期性,复杂性,目前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市场信心层面,与加息预期升温下的美元指数走势形成共振,加速推动人民币贬值。未来一段时间内,贸易战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将进一步体现在商品进出口领域,由此影响外汇市场供求,导致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

此时,又正值中国金融市场开放进程提速,市场主体该如何加强汇率风险对冲和风险控制?

如何稳钱袋子

“无形之手”的渐趋透明固然有助于市场主体管理汇率风险,但也是因人而宜,因事而定,个体差异较大。

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三年前开始做美元理财……”一位女儿在美国留学的高知母亲说。其在人民币汇率6.3-6.4时,换了些学费;但当近期人民币贬至6.8时,又换了一部分。“感觉能换还是换一些好,也许人民币会破7。”

一位西南上市企业的财务总监感叹人民币突然贬的太快,企业来不及反应,美元一个多月涨了百分之七八,差不多到了近年高位,现在这个位置进行锁汇风险较大。

在这位财务总监看来,一方面该点位估计涨得差不多了;前年到6.9的时候,大家以为会到7/7.2以上,但最终反而往下走了。所以此时比较两难:如果6.83去锁汇,可能会被套;若不做,又感觉还有向上空间,但空间多大不好判断。

“目前中美贸易战尚无结论,我们会看央行会否采取一些干预的措施阻碍美元继续上涨再做决定,现在这个点大家积极性都不高。”上述财务总监说。

这位财务总监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企业在美元兑人民币6.3/6.4的时候做了锁汇——那时的时机较好。企业还通过换汇还了几笔美元借款,从借款到还债用了一年的时间,基本没耗用成本,后续本想接着做,包括还有几笔一年快到期的美元债,也想通过用购汇的方式换掉,但不巧碰到人民币流动性开始紧张,一时无法操作。

就此,杨瑞琪称,上述企业有投机的想法。因为没有人能确定外汇市场未来的走势,企业的管理层应该控制不确定的金融市场风险。“管理层应该根据企业的业务模式与现金流情况,例如应收账款、应付账款、和投资计划等判断企业的外汇风险,尽量做好套期保值,而不是投机外汇市场。”他说。

至于企业的汇率损失敞口,上述财务总监颇感欣慰,因为其所在的企业现在没有用远期购汇的方法去还债,这种方式要做会计确认,外汇市场的大幅度波动会给企业带来不确定的盈利或者亏损,都要记入财务报表。

该财务总监说,企业现在的想法是要在香港重新筹划组织银团和发行美元债置换快到期的美元借款,因为其是香港上市公司,很多美元都在香港银行借的,即境外债,目前的一笔是通过新债去归还老债,会计原则上可以允许不作确认。

当然,“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会使企业外币偿债负担加重,外汇风险敞口较大的企业需要加强避险意识,善于利用外汇市场的工具开展套期保值。”鄂志寰说。她建议,在此层面,金融机构可以为企业提供货币互换、利率互换、远期外汇买卖、期权、掉期等管理工具,帮助企业有效管理外汇风险。当前,很多企业通过运用多样化的金融手段,如通过海外发债等方式,来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优化企业负债结构等。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热门标签